亚搏:栏目头部广告

亚搏:中方律师点赞孙杨表现:我当事人中最出色的一个

拖延了几乎有两个月之久,备受关注的孙杨“兴奋剂检测”事件听证会北京时间15日下午在瑞士蒙特勒进行,至16日凌晨3时30分以孙杨的最后发言作为结束,历时将近12个小时,这几乎开创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仲裁案件的历史。

中方律师点赞孙杨表现:我当事人中最出色的一个(图1)

仲裁结果将择日公布,最晚将会拖至2020年初,这使得涉及本案的相关人士以及无数关心孙杨前途的大众依然会为此揪心很长时间。

本次听证会,双方各自的诉求和争论的焦点在于:孙杨以及自己的律师团队质疑代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IDTM公司检测人员的资质,而WADA方则坚持认为孙杨损毁血样的行为不可饶恕。其中还有若干细节并未能够在法庭上澄清,比如为何作为重要当事人的三名检测人员未能到场参加听证会,为何IDTM公司在以往的检测中检测人员都能够遵守其公司自己的规定资质齐备,而此次却发生意外等等。

孙杨认为IDTM公司检测人员

当时做法不符合国际惯例

孙杨在16日凌晨听证会的最后陈词中指出:(2018年)9月4日那天晚上,我被三位检查人员如此无视法律和规则的行为所震惊。虽然我不是律师,但我经历了无数次兴奋剂检查。我知道检查人员在检查期间是绝对禁止对运动员进行拍照和录像。我知道检查人员在进行检查时必须出示有效资质证件表明他们被授权进行检查。我知道检测样本的完整性必须要得到保证。很明显检查人员的行为表明他们不值得信任。去年这一次兴奋剂检查,是我请求检查人员遵守规则并保护运动员的一个夜晚。遗憾的是,这却成了WADA试图制裁我的理由。我对此非常不解。当检查人员违规携带不相干的陌生人深夜进入我的住宅时,我的个人信息该如何得到保护?当检查人员从见到我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偷偷对我进行拍照、摄像时,我的肖像权该如何得到保护?当缺乏符合资质的陪同员监督我排尿时,主检官竟然提议让我母亲站在身后进行监督,我的隐私权如何得到保护?为什么我没有权利要求检查人员出示合法资质?当我提议为了等候有资质的检查官来进行检查,我可以一直等到天亮时,为何主检官却对我说拒绝?

孙杨的这段陈词其实就是此次他和律师团队陈述的关键点,那就是IDTM公司的检测人员在对孙杨进行兴奋剂检测的当晚是不符合国际惯例的,甚至不符合他们本公司的规定,孙杨团队其后的行为也就无可指摘了,因为作为被检测者,有权拒绝违反规定的检测。孙杨表示,“药检当晚,我发现检查人员资质不符,所以我必须当着全世界的面,把过程和经过一五一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展现给大家。所以今天要公开听证会,让全世界看到事情的过程。”

检测人员资质是否合规成为

裁定此次事件的关键

而对于检测人员的资质问题,WADA方第一证人斯图尔特强调主检测官拥有授权证明,而两位助手是否提供身份信息并不重要,也不需要强行规定助手也得提供身份证明。随后WADA第二位证人图尔多亮相,孙杨律师提问这位证人,为什么代表WADA检测的IDTM公司派出检测人员,只拿出了国际泳联的授权信,却无法提供IDTM机构授权信,两位助手也无法提供IDTM的身份证明文件,对于这个问题,图尔多回应道:“根据IDTM工作规则,检测人员在检测运动员过程中,是否需要提供本机构的授权信,并没有强制要求。”图尔多还说:“我想说的是主检测官告诉我,运动员和他的团队提出想要留下血样,我们没有诱使他们这么做,难以想象孙杨这样的运动员会摧毁已经封好的血样。”

WADA方的证人还表示,针对检测员个人并不需要单独的证明,只需要一份通用的授权表格就足够了,而检测员说给孙杨看过了那封信,这就足够了,而且那封信并不需要说出运动员或兴奋剂检查官(DCO)的名字。

WADA证人斯图尔特·坎普(Stuart Kemp)表示,运动员的名字通常并不包含在药检文件当中,因为药检是分组完成的。同时他重申,只需要确定DCO即可。当被问到授权书是否合规时,坎普说,这份授权书在这种情况下是合规的,不过他也表示在药检时拍摄是不合规的。

事实上,本次听证会对于去年9月4日事发当晚检测人员的资质讨论得非常多,因为这一点实在是太关键,如果CAS认定对于孙杨的兴奋剂检测不合规,那就说明此前国际泳联裁定的孙杨“无过错”是正确的,WADA败诉。反之,如果当天的检测一切合规,那么孙杨团队强行收回血样的行为就会出现很大问题。

对此,孙杨团队准备充分,孙杨方第五证人、体育法专家裴洋在听证会上表示:“血检官没有职业护士的执照,即便有,但没有出示,也是没有资格的,所有执行的人都要按照相关的流程来执行,否则都是无效的检查行为,必须要原件,复印件是无效的。”裴洋从法律角度解读说:“根据中国的刑事法律,如果检测官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进行检查,首先这是不正常、不符合流程的。按照中国的有关法律,这种情况很复杂,并不是检测官没有资质检查就会坐牢,每个案件不同,要看具体情况。外媒新闻报道提到了中国法律的条文,关于护士登记注册的管理规定。即便护士手机里有资质照片,但没有原件,都是不合理的。护士的资质来源于上海,因此不能在杭州行使她的检查权利。”

而IDTM公司的尼尔·索德斯特罗姆(Neal Soderstrom)在听证会接受询问的过程中则表示,国际泳联从未对IDTM的通知协议提出过异议,而且,他们向大约30个其他组织使用了相同的协议,此前也没有出现过问题。

孙杨配合过IDTM59次检测

而且并没有砸碎血样瓶

听证会上,代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陪审员布伦特·诺维茨基几次试图让孙杨承认,当时他是故意拒绝配合兴奋剂检测,孙杨则立场鲜明地表示,自己首先是非常配合地进行了兴奋剂检测,最终兴奋剂检测没有成功,是因为检测人员无法提供完备的授权文件。

孙杨还指出,负责血检的人员在检测过程中竟然对自己进行视频拍摄,并声称是自己的粉丝,这是非常不专业的做法,这也让任何一名运动员都很难信任这样一个兴奋剂检测团队,而之后孙杨也发现,这个兴奋剂检测团队的授权文件并不完备。

问题依然回到了双方争论的焦点上,即检测员的资质问题。正如布伦特·诺维茨基所说,作为一名世界知名运动员,孙杨之前接受过兴奋剂检测的次数已经近200次,但是从未发生过抗拒检测的事件,这次“抗检”就是有预谋的。而根据听证会上展示的一份文件,在孙杨到2018年为止进行过的117次赛外兴奋剂检测中,有60次是由总部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IDTM公司负责,之前的59次从未出现过孙杨抗拒检测的情况。

孙杨方面对此的回答是,正因为之前的兴奋剂检测团队都能提供完备的授权文件、身份证明,所以孙杨从来都是配合完成了各种兴奋剂检测,并且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很遗憾的是2018年9月4日的那一次,检测人员的身份存疑。

听证会上还有一件事情也得到了澄清,即公众中的大多数都以为孙杨是砸碎了血样瓶,而事实并非如此。孙杨团队的安保人员在2018年9月4日当晚只是分离了血样瓶与保存血样的容器,而这个分离血样瓶与容器的行为是当值检测官并没有反对的,只不过因为无法取出血样瓶而采取了击碎容器的手段。这在另一方面也说明,孙杨一开始非常配合检测,并且抽血成功。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听证会上少了三位重要证人的出场,即IDTM当晚对于孙杨实施检测的工作人员,检测官与血检官、尿检官。这三名工作人员只有主检测官具备一定的资质。

至于三位重要证人的缺席,WADA方面并没有在听证会上给出解释。而有媒体推测,是因为这三位都是中国人,其中主检测官为IDTM工作,他们都在中国生活,披露姓名或者在听证会上露面,会影响到他们的人身安全和今后的生活。

中方律师点赞孙杨表现

“是我当事人中最出色的一个”

此次听证会的全称其实是WADA诉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暴力抗检”以及国际泳联(FINA)的听证会,很多人都忽略了国际泳联在本次事件中所起的作用和扮演的角色。

事实上早在今年1月,国际泳联就做出过裁决,认定孙杨不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在7月的光州游泳世锦赛期间,国际泳联主席胡里奥曾表态说“一切应以证据为准,不能随便判定孙杨违规”。随后他又表态说,国际泳联将不会再就此事发声。此次听证会,WADA是将孙杨与国际泳联陪绑告上CAS的,国际泳联的代表在听证会上并不是主角,也没有过多表态。

西方媒体认定国际泳联与中国关系较好,包括去年底在中国杭州举行的短池世锦赛等比赛都是中国承办的,因此国际泳联有偏袒孙杨以及中国游泳协会的行为。

此次听证会,孙杨据理力争,言辞锋利,谈吐举止很有风范,在结束此次听证会之际,孙杨的中方律师团队代表张起淮律师对现场记者表态说:“孙杨是我的当事人中表现最为出色的一个。”

文/本报记者 刘艾林

统筹/杜锐

标签:
亚搏: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这是广告